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徐滔:旅行是为了不游离在生活之外


2014-09-03 15:33:05     来源:
  

   “认识”徐滔,没有十年也有七八年了,之所以用引号将认识引上,是因为那时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她在《法治进行时》中严谨认真的主持风格而被人们关注,被人们喜爱,我也不例外。

  而第一次见徐滔,是在她自己主持的自己的新书《徐滔进行时》的发布会上,一袭黑色套装的“法”外徐滔令我刮目相看:她的才气———近似相声段子的调侃对话,她的灵气———永远开放的视角,她的霸气———舍我其谁的精神,她的热情———孜孜不倦的活力,这一切,都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徐滔。向来低调的徐滔对在场的媒体说,希望媒体能够好好宣传这本集中了《法治进行时》十二个经典案例的新书———《徐滔进行时》,其目的是希望唤起公众增强法律意识。我想,也许谁也想不到,这位时时刻刻把法治建设工作当成自己责任的主持人,这位总是风风火火地穿梭在各个采访现场、第一时间出现在电视屏幕前的主持人,她在闲暇的时间里的最大愿望,是去法国南部当一个快乐的村姑。

  旅行是为了不游离在生活之外

  

徐滔

 

  翻看徐滔的旅行相册,发现她去过的国家确实不少,比如法国、意大利、加拿大、俄罗斯等等,而徐滔自己却仍然表示很遗憾:“我目前出境几乎都是因为工作需要,到了国外,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工作和交流,至于观光,真的是走马观花,这真是挺让我觉得遗憾的。我记得我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句话,‘旅行不是为了逃避生活,而是为了让自己不游离在生活之外’。总结一下自己过去的旅行,我想我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如果能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悠长假期,我一定做一次义工旅行,或者是当一回背包客。住在旅游景区旁边某家小旅店的6人,甚至是10人的上下铺多人间,和来自五湖四海的甲乙丙丁共用主人的小厨房。在旅店的露台上喝咖啡聊天,和别人分享我从中国带来的瓜子和豆干。离开住处,走几步便来到某处遗迹或某片沙滩,闲逛、发呆……我想这才是度假吧。”

  而提到自己曾去过的印象最深的地方,徐滔则乐呵呵地说:“当然是法国南部。阳光、沙滩、花海、古堡……在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集中了无数的美景。当时我就和同行的朋友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做电视了,一定要在法国南部当一个快乐的村姑。”刚刚开始幻想自己的“村姑”生活,思维敏捷的徐滔又提起了一件让自己“村姑梦”幻灭的小插曲:“有一年我去加拿大学习交流,鉴于每次我出差回到北京都要给同事们带一些小礼物,所以在临走的那天,我蓬头垢面地冲进一家商店给大家挑选假宝石。正当我在假宝石堆里奋勇厮杀的时候,突然有人狠狠地捶了我一记:‘徐滔!你怎么在这儿呢?’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当时朝阳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赵磊落。看吧,无论走到哪儿,都能遇到神勇的公安干警。所以,我还是暂时收起法国村姑梦,乖乖地留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继续为人民服务吧。”

  在旅途中思索生活的意义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这本书中写道:旅行能催人思索。也许,很少有地方比在行进中的飞机、轮船和火车上更容易让人倾听到内心的声音。

  虽然徐滔的“村姑梦”暂时无法梦圆,但是经常东奔西走的她,对于旅行依然有不少独到的见解,且听她滔滔不绝地徐徐道来吧:“旅行是为了什么?有人是为了美食,有人是为了购物,有人是为了体验异域文化,有人是为了暂时逃离枯燥的生活,有人是为了和朋友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有人是为了儿时的一个梦想,有人是为了用掉到期的年假,有人是为了花掉某张深夜上网抢购的特价机票。而对我来说,旅行是一种感悟,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就好像是用一双婴儿的眼睛去看世界,去看不同人的生活,它让你变得更加兼容并蓄,让你理解不同的价值观,让你更好地懂得去爱、去珍惜。旅行还是一种学习,我们的老祖宗早就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若登高必自卑,若涉远必自迩’,我想这也是一种‘修行’———放低姿态才能更加充实自己。旅行更是一种生活,过客的身份,行者的步履,意味着你必须要有新的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重新审视自己、发现自己。”

  推荐 柬埔寨小城暹粒

  单独提到暹粒这个地方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它承载的伟大遗迹吴哥窟,却是世人皆知。“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已经去过两次了”,徐滔激动地说,“从暹粒城区到吴哥窟,骑自行车的话20分钟。就是这20分钟,可以把你从一个现代、悠闲、充满小资情调的小镇,一下子带回到数百年前的古迹中。当我坐在巴戎寺的台阶上,被吴哥遗迹中最著名的‘高棉的微笑’所包围,那数百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是那么安详、那么宁静。仔细看来,每一个微笑的表情都有细微的不同———这是吴哥王朝留给我们最好的礼物,让我们也找到自己的心,然后对它微笑。”

  “再往里走的塔布隆寺,更是闻名遐迩。在电影《花样年华》里,主人公对着树洞倾诉秘密的地方就是这里;在电影《古墓丽影》中,劳拉穿越时空寻找到的花朵就在这里开放。塔布隆寺最著名的景观是一棵大树的树根长在寺庙的建筑里。这就是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平衡———人类首先征服了自然,建筑了伟大的城市;当城市被废弃,自然再一次征服了人类的建筑,用原始森林淹没了一段文明。”

  “至于暹粒城区,是一个非常有情调的东南亚小镇,酒吧、咖啡店、书店、旧市场……有点类似丽江的感觉,但这里更多的是西方面孔。很多欧美的背包客在暹粒一住就是一两个月,早晚清凉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到吴哥遗迹里游荡,中午太阳毒辣的时候就窝在某家咖啡店或者是面包店里吹着空调无线上网,很是惬意。这里还有极具东南亚特色的芒果shake,浓浓的鲜榨芒果里面混合了冰和酸奶,强烈推荐!”

  提到暹粒,徐滔似乎有说也说不完的感触和欣喜,但她却又突然卖了个关子:“我还是不多说了,还是让大家自己去暹粒看看吧。从北京到暹粒比较传统的方式是坐南航的班机,在广州和金边经停两次到达暹粒。在这里我推荐一个更省钱的路线:从天津搭乘亚洲航空公司的飞机到达吉隆坡,然后转机到暹粒。这条路线如果能抢到特价机票,往返才不到1500元,真的很超值。”

  期待土耳其之行

  至于目前非常想去的目的地,徐滔说是土耳其:“土耳其人生活在历史里,行走在古迹中。自美索不达亚时代起,马其顿、拜占庭、波斯、阿拉伯、蒙古、突厥等古老的帝国先后占据此地,15世纪最终由土耳其奥斯曼人征服直至今日,留下无数的辉煌古迹。伊斯坦布尔经过数易其主,形成了现在融合东西方文化的独特风格,我非常喜欢这种‘混搭’。”

  “另外,土耳其人民的热情好客也是非常可爱的。去过土耳其的朋友说,当地人常会用蹩脚的英文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回答‘CHINA’,他们可能一时间还搞不懂状况;但如果回答‘QIN’,他们就会恍然大悟。在突厥语、阿拉伯语、波斯语等古老语系及其派生分支中,中国被称作‘QIN’或相似发声,表明中华民族成为一个整体为世界其他古老民族所知,始于嬴政统一中原。QIN就是‘秦’,对于两个同样古老的民族来说,这感觉就像两个人自打穿开裆裤就认识,见面直呼小名,交情源远流长,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