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秦晓琪:主题公园的哲理性思辨


2014-09-03 15:56:01     来源:
  

   

王彬汕

 

  秦晓琪,艾肯咨询集团董事长

  精彩观点:

  <<< 主题公园是需要不断更新,不断自我完善,自我再生的,在做主题公园的时候,要考虑未来足够的发展空间,让它腾挪、整合,重生,不能是主题公园建完了以后,就等着收门票,它是一个生命体,你要让它活下去,每年都要有新的营养给它输送,要让它成长。

  <<< 文化是需要找到载体去表现的,所以在寻找中国文化主题的时候,不是什么文化都能把它变成主题公园的主题,这个主题要有物质的手段很好的把文化表现出来才行。比如说《论语》,它文化很深厚,但如果说做个《论语》主题公园,会感觉匪夷所思。如果想尝试就需要懂旅游的文化人去研究才可以。

  <<<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要大发展,首先要文化解放,没有文化解放,谈不上文化发展,文化是自由之光,文化不是指导出来的,不是教导出来的,文化需要自由发展,文化是思想的自由飞翔。倡导国学也好,倡导西学也好,这都不能引领文化发展,不倡导,不指引,这应该是最正确的。

  中国主题公园从无到有,从一枝独秀到遍地开花,到黄花凋零再到当前的萌芽新生,从华侨城走出来的秦晓琪应该是参与者和亲历者之一。秦晓琪在1989年研究生毕业后就进入华侨城工作,到2001年离开,他在华侨城工作了12年。2005年他成立艾肯咨询集团,如今已经下辖五个分公司。

  秦晓琪本科和硕士都是学哲学的,他一直在用哲学的眼光分析和看待着中国主题公园的发展态势。本期凤凰旅游《百家迹忆》对话艾肯咨询集团董事长秦晓琪,回顾中国主题公园的起伏,分析主题公园的开发模式,探讨主题公园的发展方向。秦晓琪作为主题公园行业内的元老级人物,他的建议也许对行业中的人士有些启发作用。

  【对话】

  华侨城的样本启示性

  凤凰旅游:华侨城集团首先开创了中国主题公园的先河,您研究生毕业后就加入了华侨城集团,您作为中国主题公园的亲历者,请您介绍一下您在华侨城的工作经历。

  秦晓琪:我算是进入华侨城的第一个研究生。当时华侨城集团是一个正厅级单位,归国务院侨办直接领导,和香港中旅集团,中国中旅集团是平行的三大侨办直属企业。华侨城下辖的各个部门,行政上是处级。我一开始在投资部门工作,是一个普通科员,还在集团投资的工业企业任过职。1994年,我在集团总部办公室当副主任,同时兼任华侨城集团的公关部总经理,那时候企业还有行政级别,我算是一个处级干部。

  后来华侨城要投资做一个新的主题公园——欢乐谷,我就在1997年调任欢乐谷当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华侨城在做锦绣中华、中国民俗文化城、世界之窗时,我虽然都部分参与了,但我只是个龙套。到了筹建欢乐谷的时候,进入了最早的筹建班子,直到2001年时离开了欢乐谷。我在华侨城工作的那一段时间里,由于负责过一段时间的公关工作,所以我对华侨城的历史沿革,战略制定和发展过程中的种种经过,都是非常熟悉的。

  凤凰旅游:华侨城作为第一批开创主题公园的标杆企业,请您谈一下您和您在华侨城的同事是如何做主题公园的。有什么么样的样本启示作用?

  秦晓琪:中国以前无所谓主题公园,甚至大家对主题公园这个词都感觉到十分陌生。之所以华侨城来做这个主题公园,是有很多偶然的因素。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当时香港中旅集团的董事长马志民,他兼任着华侨城的一把手,他是干旅游的,世界各地跑的地方很多。深圳深南路旁边到海边很窄窄的一个区域,没有什么景观,全是滩涂,长了红树林等杂乱的树木。当时华侨城拿到这块地后,一开始也没有考虑在那个地方发展什么。马志民说,这个地方做个公园吧。

  这是中国第一个主题公园,叫锦绣中华,是微缩景观。当时很多人都反对,说这个地方做公园有人来吗。马总说我在世界各地看过很多微缩景观,荷兰有小人国,台湾有小人国,人家经营的都不错,我们中国没有。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56个民族,那么多名山大川,素材很多。我们做一个浓缩了中国文化,中国风光的一个微缩景观,放在这个地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锦绣中华做出来以后,出乎意料的好,一年就收回全部投资,一亿港币的投资,一年收回,创造了奇迹,口碑也不错,所以华侨城接着就做了第二个主题公园——中国民俗文化村。中国民俗文化村是为了跟锦绣中华形成对照,是用一比一的方式去表现,做了28个中国有代表性的村寨,包括白族的村寨,佤族的村寨,傣族的村寨,延安的窑洞,新疆的院落等等。

  我们那时的员工都是到当地的少数民族去,跟当地的民政部、文化馆沟通寻找能歌善舞,品质不错,还有点文化的少数民族人员,希望他们到深圳工作。民俗村里的员工都是这样一个一个寻找来的原汁原味的少数民族人员。民俗村里面的摆设、用具都是货真价实的,都是我们的筹建人员拿现金走一个村寨又一个村寨收过来的,包括那些村寨建筑,都是有原型的。这个主题公园投资了1.4个亿人民币,10个月全部收回成本。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做主题公园

  凤凰旅游:华侨城做的这两个主题公园这么火爆,全国肯定有很多模仿者吧?

  秦晓琪:太多了。那时候老北京也做了民俗风情园,昆明、成都、海南都有各种各样的民俗风情园,多如牛毛。那时中国主题公园最黑暗的时候还没到来。我们做完了中国民俗文化村以后,把做锦绣中华和民俗文化村的经验结合,做了"世界之窗"主题公园。开业是在1994年,江泽民主席题词。

  之后就迎来了中国主题公园最黑暗的时刻,因为模仿的太多,所以到了90年代中期的时候,中国主题公园的发展陷入了一个瓶颈,当时全国各地在建的主题公园有一千多个,沉淀的资金有四千多亿,到最后这些主题公园90%都消失了,造城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到了那个阶段,基本上就是谈主题公园色变了,主题公园就变成了毒药。

  凤凰旅游:这个时候华侨城有没有止步?

  秦晓琪:后来大家谈主题公园色变,但是我们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我们在深圳各行各业做调查,你认为深圳原先的几个主题公园有什么不足之处,深圳这个地方还能再做主题公园吗?主要总结了几点:第一个给孩子们的项目太少,,小孩去锦绣中华不感兴趣,都是被大人拉着,进去半个小时就想走,吸引力不够。第二,参与度不够。第三,这几个主题公园基本都是静态的,刺激性不够。既然有这些方面的不足,我们再做一个新的东西来弥补这些东西。这时就产生了欢乐谷主题公园。

  凤凰旅游:你觉得为什么绝大多数的主题公园模仿者会倒掉?

  秦晓琪:主题公园的灵魂在于创新。不同类型的主题公园,主题方面要创新,表现手法要创新,经营模式要创新。1994年,瞭望杂志、光明日报、深圳商报组织一个联合采访组来总结华侨城的经验,因为那时华侨城很成功,全国的主题公园很失败,他们想总结一些经验。采访文章里就提出华侨城为什么能发展,华侨城的发展观是什么,华侨城的主题公园为什么能成功。

  现在大家正在谈的主题公园,基本上像民俗村、锦绣中华、世界之窗,大家都知道不能再做了,大家现在都在做游乐性的主题公园。目前游乐性的主题公园其实达不到美国的那种游乐性主题公园的水准。国内这种游乐性主题公园主题似是而非,其实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主题。比如说方特,方特的主题是什么?方特是英文fantasy汉译过来的,它就是好玩的意思,其实主题也是虚的。但是,反过来看美国的主题公园,比如说迪斯尼乐园,香港的迪斯尼乐园,日本的迪斯尼乐园,这其实只是迪斯尼做的众多的主题公园里面的一个,这个主题公园在美国本土叫魔幻王国,里面的主角是米老鼠和唐老鸭,是迪斯尼所创造的动漫的这一主题的延伸,它体现的是一种美国精神,美国文化非常明显。

  凤凰旅游:欢乐谷的主题明确吗?

  秦晓琪:没有明确主题。欢乐谷里面的冒险山、雪山飞龙那算不上什么主题,只是给它取一个名称,然后营造了一点氛围而已。而美国主题公园主题是非常鲜明的。比如说美国是个汽车王国,有个通用汽车主题馆,一进去就是汽车的历史,游客在排队等着体验一个游乐设备,排很长的队伍,本来是非常枯燥的。但在这里,你排队的过程是让你仿佛走进巨大的工厂里面,你会发现这个地方在设计图纸,那个地方在做万向轮。有人会讲解这个转向怎么实现的,刹车又是怎么回事,哪些是它的安全气囊,安全气囊的想法又是怎么出来的,把整个汽车历史都在这个过程里讲解完了。

  全部讲完了以后,上来一部车坐进去,极速拐弯、刹车,经过冰封的路面,经过火烤的沙漠,迎面将要撞上的汽车,整个过程非常刺激。还有汽车博物馆、汽车纪念品馆一连串跟汽车文化有关的产业,这些产业就是通过一个主题把它串联发展起来。

  凤凰旅游:您觉得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适合做主题公园?

  秦晓琪:我觉得主题公园不是到处都可以做的,像美国迪斯尼大型主题公园,需要有市场,然后它的选址很重要,不可能把这样一个主题公园放到东北去,美国的大型主题公园都放在了佛罗里达州,美国的最南端,放在西海岸的南加州,肯定不会放到纽约去的。室内主题公园是到处都可以做的,但是做不大,通常说容量有限,大型项目是放不进去的,可以作为一个城市配套,室内的主题公园要把全世界的人吸引过去是很难的。做好主题公园当然还需要管理,还需要做这些游乐设备的技术。

  文化是思想的自由飞翔

  凤凰旅游:您是什么时候创办艾肯咨询集团的?创办艾肯咨询的初衷是什么?

  秦晓琪:我是在2005年创办艾肯咨询的。当时离开华侨城后做过一些其他事情,不时的有朋友找我去帮他们解决一些景区和主题公园建设等出现的问题。后来在朋友不断催促下我联合台湾艾肯集团成立了艾肯咨询集团。

  我们公司的特色是,我们更多的注重市场,首先把对方未来做主题公园的运营问题解决,未来的商业模式解决,再来考虑做什么样的项目,而不是一上来就先给对方策划一个主题公园。至于未来的营运,市场在哪里不去考虑。我们要把这些经营的问题先考虑,然后再来做策划,在策划的基础上,再来落到规划上。所以我们的落地性比较好。和其他同类公司相比,在落地性和实操性上,我们应该在中国是排在前面的。外面对我们的评价有两个:一个是我们这个团队是中国最具实操精神的团队;第二个是我们这个企业是能够提供全产业链条服务的机构。

  凤凰旅游:您作为一个咨询集团的董事长,您认为主题公园在中国的市场消费需求是什么?/span>

  秦晓琪:这个需求是会越来越多,在国外,像方特这样规模的乐园,就投资几个亿,一年有一两百万的游客。这样的公园是一个城市的标配,一个三五十万人口的城市是不能没有这样的公园的。中国现在还没有办法做到这一步,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其实有钱的企业并不少,主要是观念问题。需要改变观念的不仅仅是投资者观念,还有整个市场消费者的观念。

  凤凰旅游:您觉得怎样才能把中国文化做成中国文化主题公园?

  秦晓琪:文化是需要找到载体去表现的,所以在寻找中国文化主题的时候,不是什么文化都能把它变成主题公园的主题,这个主题要有物质的手段很好的把文化表现出来才行。比如说《论语》,它文化很深厚,但如果说做个《论语》主题公园,会感觉匪夷所思。如果想尝试就需要懂旅游的文化人去研究才可以。

  凤凰旅游:您认为哪些文化可以做文化主题公园?

  秦晓琪:我现在也说不好,因为我也是正在试着寻找,我觉得到现在为止,在做文化这个方面,我们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比如说曲靖,曲靖让我们帮着做一个三国文化园。我说你这个地方怎么能扯到三国去呢?他们说诸葛亮七擒孟获就在曲靖干的。诸葛亮在这里七擒孟获,他们觉得就是文化,但是七擒孟获是中国的主流文化吗?我们是要通过主题公园,在不知不觉中,把中国人所秉持的正能量,灌输给大众,像美国人的个人英雄主义文化一样。一定要找到这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是艰难的一个事情。

  凤凰旅游:您觉得中国文化市场应该怎样发展?

  秦晓琪: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要大发展,首先要文化解放,没有文化解放,谈不上文化发展,文化是自由之光,文化不是指导出来的,不是教导出来的,文化需要自由发展,文化是思想的自由飞翔。倡导国学也好,倡导西学也好,这都不能引领文化发展,不倡导,不指引,这应该是最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