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网络新闻

火车售票新政给黄牛创收两倍


2014-12-29 13:28:00     来源:
  

   随着火车售票新政的推出,2015年春运火车票俨然高潮已过,接近尾声,你的票到手了么?记者调查发现,预售期延长在为旅客提供更多机会的同时,也产生了囤票等问题,仍有很多人无法顺利买到车票,这让车票“黄牛”们的生意旺季提前到来。

  不少网友吐槽抢不到票。东莞阳光网显示,截至12月27日,一项1138人参与的调查中,仅11.45%的网友买到了回家火车票,近九成网友车票还没着落。

人物3.jpg

  黄牛收入比往年翻两番

  在与“春运”有关的百度贴吧和论坛中,随处可见代抢火车票、代购火车票的“黄牛党”。他们往往留下QQ号码等联系方式,明目张胆招揽生意。此外,在QQ群查找关键词“火车票”,立即会出现数百个“火车票互助”“火车票代抢”等QQ群,生意十分红火。

  预售期加长、免费退票成了“黄牛”的新“商机”。“感谢新政策,跟往年比我们的生意早就热起来了。”网名叫“晴天”的“黄牛”喜不自胜。

  人称“阿强”的“黄牛”告诉记者,60天的预售期、15天的免费退票期给了他们更多机会。由于预售期提前,很多普通乘客在不确定行程安排的情况下,采取了“囤票”行为,即连续购买多张不同日期的车票,导致退票的数量增加,于是,“黄牛”收取高价的“捡漏”订单也大大增加。

  12月26日,12306铁路客服中心发布公告称,旅客网上购票,行程冲突时不能购票。“晴天”说,此政策主要是对那些为买一张满意的票而不停买票的人起到制约作用,对“捡漏”订单影响不大。

  不少“黄牛”赚得盆满钵满。一个名为“碧海蓝天”的“黄牛”透露,他现在平均每天能接20多单,日收入高达1000元以上,且还在持续增加,两个月预计能赚8万元,一些同行的收入甚至能比往年翻两番。

  高速宽带和抢票神器让“黄牛党”颇具技术优势。为了在年底大赚一笔,不少“黄牛”非常舍得“前期投资”。“春运车票”QQ群群主“小天”告诉记者,他的网速是100M,而一般用户10M网速就能满足平时应用,只为了抢票就花高价升级带宽不太可能,所以,只要有他们在,一般的购票者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抢到票。

  不但有高速宽带的支持,部分“黄牛”甚至有自己专属的“抢票神器”。“自己设计的抢票外挂程序,能记录乘车人信息,不断自动重复登录,1秒钟可自动登录3次,直到登录成功,以此代替缓慢的人工操作,并通过对12306网站的不断刷新和监控,一旦有人退票,能很快发现。”“小天”说,一般来说,反应时间不超过0.1秒。

  变固定账号为使用买家账号抢票,躲避网警追踪。春运启动以来,各地铁路公安部门均开展了打击倒票行为的“猎鹰-2015”战役,加强对12306的监控,通过侦测可疑购票账号打击“黄牛”。然而,大小“黄牛”都已经调整了策略。

  “我们将以前‘囤票’的方式改为代人抢票,将以前用固定一个账号抢票改为使用买家的账号抢票,这样可以大大降低一个号码被监控到的几率,现在对方在后台看到的,就跟用户自己在用12306账号买票是一样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黄牛”还会定时更换电脑来抢票,防止固定一个IP地址抢票,被网警追踪。不止一位“黄牛”信誓旦旦表示,警察不可能抓得到他们。

  此外,一位铁路公安干警告诉记者,由于很多“黄牛”自称“代购”,在火车票实名制后,到底哪些行为算是以前“黄牛”的行为,目前仍有争议。原铁道部、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2006年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查处代售代办铁路客票非法加价和倒卖铁路客票违法犯罪活动的通知》规定,如果没有代售资格,非法加价和倒卖火车票属于违法行为。不过由于火车票是实名制,“黄牛”将票卖给票主人,是否算是“倒卖”尚无法律明确。

  传统“黄牛”经营的铁路“老关系”依然能搞到票

  记者多日来在一些城市的车站调查发现,相对于网络上“黄牛”的火热,传统的线下“黄牛”生意相对冷清一些,但依然活跃。

  记者联系到多位在北京、武汉等地长期倒卖春运火车票的“黄牛”了解到,由于今年火车票购票时间大幅提前,购票乘客有充足时间来等待其他乘客退票。为防止大量买票却卖不出去带来的损失,今年他们手头都没有“备票”。

  “若你真想要票,我肯定能拿到。”一位周姓女“黄牛”告诉记者,一些大站始发的直达或快速列车都有一节卧铺车厢是为列车乘务员预留的,通常有几十个铺位,不会对外销售。在铁路部门工作了将近30年的老谭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一般来说列车长都有这个权力,和他搞好关系,就能拿到票。”

  12月23日晚,记者在北京西站二层自动售票处门口发现了一个向旅客兜售车票的“黄牛”刘某。刘某见记者守候多时,便上来搭讪,“我保证你一个月以后拿到票,每张加200元,先验票后付钱。”

  刘某表示,铁路放票“自有规律”,现在放出来的票基本上都被抢光了。但是,下个月和邻近发车前一天,还会有部分车次的票出现。“我们搞票全靠多年经营下来的‘老关系’。”

  刘某掏出几大张打印满身份证复印照的纸,“这些都是今天通过我买票的人,等再晚点我就进站找人把票出了。你确定好了哪天走,把身份信息发给我就能买。”刘某还说:“退一步,即使真的买不到票了,我也能动用关系把你送上车后补票。”

  在与刘某攀谈期间,一个当晚前往安阳的小伙子,在车站已经无票的情况下,被刘某的同伴送进了车站。

  记者在多个城市车站都发现了这样的“黄牛”。根据各地公开报道,各地铁路公安局“猎鹰-2015”战役专项行动,目前已经累计抓获涉嫌倒卖车票的犯罪嫌疑人近百人。

  天津铁路公安一位资深民警说,虽然传统“黄牛”近两年明显减少,但还是有部分比较顽固的利益链存在。“要勇于向权力权利开刀,加强监管,杜绝勾结,从源头铲除‘关系黄牛票’。”

  重庆交通大学教授黄承锋建议,可以尝试改变现有的放、退票制度,铁路部门可以考虑分阶段放票,并把每一阶段放票的时间及数量对外公布,让信息透明,减少“黄牛党”的囤积票量。此外,针对目前“黄牛”“捡漏”的问题,他建议不要将退票马上放出,因为只有“黄牛”才能长时间循环抢票,而应将所有退票提前公布时间进行集中投放,提高普通旅客的抢票成功率。